网上药店
您现在的位置: 黄金时代 >> 黄金时代电影 >> 正文 >> 正文

怼遍娱乐圈的帅哥,我来捧你

来源:黄金时代 时间:2020/11/3
眉毛是健康的晴雨表 http://www.csdmo.com/jbjc/10923.html

今天Sir想重新介绍一个演员。

他就像我们的一个老朋友,很早就认识,但又很久没有了消息。

再次见面,竟然天翻地覆。

不卖关子了,是他——

王传君

王传君是谁?

你更熟的可能是另一个名字——关谷神奇。

没错,大多数对他的印象,是那个《爱情公寓》里永远操着奇怪口音,戴黑框眼镜,喜欢穿卡通睡衣的日本漫画宅。

但Sir打赌,从今年开始,再提起他大家会说:

关谷神奇是谁?

我只认识王传君。

先来聊聊三部电影。

保证是你最期待的几部——

《英格力士》。

陈冲时隔17年再次执导长片,最近在柏林电影节场刊发布海报,计划今年上映。

鲜艳的红领巾,坚硬的中山装,海报上写: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。

全都太给人遐想了。

故事关于文革。改编自作家王刚(《甲方乙方》《天下无贼》编剧)的同名小说,曾入围茅盾文学奖。

就凭王刚这一段话,不看不行:

中国写文革的小说太多了!但是都有一个规律——好人是绝对的好人,坏人是绝对的坏人……可我在小时候就从我父母身上发现,这个道理是不对的。我们中国人是一个不愿意承认自己错误的民族,我们的父辈到今天都不忏悔。于是我想,在文革时还是一个孩子的我,就来忏悔吧。

(摘自《腾讯文化》)

第二部,《兰心大剧院》。

禁片之王娄烨最新作品,巩俐、赵又廷、小田切让牵头。

就这四张脸,好奇心已经到顶点了吧。

比起悬而未决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,《兰心大剧院》可能更快面世。

第三部,《中国药神》。

主演:徐峥、宁浩;监制:徐峥、宁浩。

不是喜剧,不是黑色幽默,这次是赤裸的现实。

取材于15年轰动全国的“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”陆勇的故事。

身患重病,无法负担国内高昂药价的陆勇,选择购买海外仿制药,并为更多病友提供代购。

先是被国内检察院告上法庭,后来引得几百名病患联名上书,检察院被迫撤回上诉。

绝症、司法正义、医药利益链、个体权利与国家意志的矛盾……

遇到这样的题材,连徐峥都一副可遇不可求的态势:“一定要为它保驾护航。”

你没猜错,这三部千呼万唤的电影,演员表上都有同一个名字。

怎么样,难道你还不打算重新认识王传君吗?

其实,他的起点挺高。

06年出道,电视剧《谢谢你曾经爱过我》出演配角,搭档潘虹、赵薇、周一围、秦海璐。

后来《爱情公寓》爆红,让一批角色深入人心,除了“好男人”曾小贤,关谷绝对是最具特色的角色之一。

王传君和陈赫,是上戏同班同学,因同一部剧而走红。

但之后两人的星路,却是天南地北。

从《爱情公寓》走出来的演员中,陈赫是最红的一个。

延续剧中曾小贤的人设,搞怪耍贱,在综艺上玩得风生水起。

而王传君呢,几乎是混得最惨的一个。

剧外的他,太不符合关谷神奇的人设:胡子拉碴,留着长发,眼神颓靡,俨然一副文艺大叔范。

以至于一说起他,大家就忍不住想问:

王传君,你还好吗?

王传君还真的是个不太会掩藏内心的人。

他混得不怎么好。

照片中的颓废气质,就是他陷于混沌中的样子。

“我特别讨厌演关谷”,“我特别讨厌看喜剧”,在采访中王传君斩钉截铁。

《爱情公寓》后,他接到的角色邀约,大部分都还是“关谷”。

接着他失业了,看到银行账户还有一百万,他都觉得慌。

后来,他失去好友乔任梁,再失去自己的母亲。

跌到谷底。

于是,戴上复古布帽,开始远行。

他接下《情迷曼哈顿》,只因为能去趟纽约,去散心,去沉淀。

人们问他,为什么留长发,他说小时候就这样打扮。

在Sir看来,他或许是想走出关谷,回到自己。

《爱情公寓5》开拍,主演们悉数回归时,只有他缺席。

你看他的微博介绍,除了“演员”二字,再无“《×××》中饰演×××”之类的其他标签。

在这个讲求人脉、资源、情面的演艺圈,王传君这样的演员可以说是很“离群索居”了。

还记得王传君那一句“我不喜欢”吗?

年底的《摆渡人》,口碑狂跌,监制王家卫出来力挺:

“摆渡人,渡人渡己,我喜欢。”

之后,大半个演艺圈,转发支持,我喜欢+。

而王传君,则在众明星的亦步亦趋的大潮中,留下一个逆行的背影,和一句人微言轻的“我不喜欢”。

这不是他唯一的一次。

奚梦瑶维密摔倒,又是半个娱乐圈力挺、安慰。

他说:“维多利亚的秘密,不成问题的问题。”

王传君,你都三十好几了,怎么还没明白皇帝的新衣是漂亮的?

甚至,当记者问他,跟他一同参加《加油!好男儿》的李易峰爆红,他有没有压力时。

他直接回应:“关我什么事?”

这样的直接不掩饰,当然被媒体放大,说他被封杀,说他不会说话。

的确,他没有经纪公司,不混圈子,随心所欲。

有粉丝问他,你为什么不想红?

他的回答浅显易懂——

“虾被煮红了不就死了吗?”

他的微博,没有八卦,没有明星合照,没有赞助商广告。

但,在去年某幼儿园事件爆发时,他微博一下变得很有内容。

其中一条:“未来,少了三种颜色。”

配图是《素媛》的海报。

好像他怎么也学不会“正确地说话”。

王传君说他想摆脱关谷神奇的形象。

但真实的他,不也像是关谷神奇吗?

大男孩,藏不住心事,还同样喜欢看漫画。“有点像神经病,很疯、爱搞怪,不消停。”

这样的性格,一定让不少机会之门对他关上。

好在,还有另一些为他打开。

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开拍,导演程耳需要一个地道上海人。

在别人推荐下,王传君随手拍了一张自拍,没洗脸没化妆甚至胡子都没刮。

程耳看到后,说:“就他了。”

于是,就有了片中那个操着纯正上海话嘲笑手下“童子鸡”,尖酸刻薄,手一直揣在衣袖里,走路缩肩驼背的“马仔”。

左一

程耳大概也没想到,自己做的决定如此正确。

有一场戏,王传君笑场了。

三个人在吃饼,杜淳、他、“童子鸡”。

旁边的杜淳突然打了个嗝,嚼着饼的王传君,噗嗤一声,没绷住……

笑场了,声音大到全场都听到。

可程耳没喊Cut,三人继续演,你看王传君的一系列反应:

笑过之后,望着地下,不忘继续大力咬两口饼。

杜淳走后,他目光跟随着,望到童子鸡身上,坏笑。

把剩下的饼给他,大手一挥,把手交叉在身前,望了一下里屋,等候差遣。

这一次笑场,被程耳用在正片第一个镜头。

王传君的松弛,演出了程耳心中的“罗曼蒂克”。

不过,王传君可不是一个等着被挑选的人。

多年前,他接受采访,说过这样一段话:

我最近挺想演那种知青戏,或者是我父母年轻时那个时代的东西。想演那些内心很苦的人,体验一下时代变迁时的生活和被摧残的人性,感觉戏剧张力会特别大。

再看看今天,电影《英格力士》的剧照:

如愿以偿。

原来,他不是一时兴起。

在坚定自己的路上,他真的在脚踏实地地走。就像他微博引用金刚狼的那句话:“成为自己想成为的,别成为他们所希望的。”

年,《英格力士》《兰心大剧院》《中国药神》三部电影呼之欲出,祝愿这会成为王传君的大年,他可以成为“自己想成为的”。

有人要问,就凭这三部小众文艺片,管用吗?

呵呵。

Sir给你讲另一个故事吧。

从前有个演员,也是沉寂多年,怎么都不红。

也是一年之内三部文艺片上映,《蓝色骨头》《黄金时代》《推拿》,人气冷冷清清,票房加起来不到万。

可他还是红了,以他想成为的方式。

以前没人听过他的名字,现在我们都知道,他叫黄轩。

回到王传君。

红不红,重要吗?

挺重要的,只要“以他想成为的方式”。

红的意思不是私欲、世俗与虚荣。

红的意思是,让好的、真实的、独特的东西被更多人知道。

所以,Sir在意的倒也不是王传君能多红。

而是演艺圈能多一分王传君这样的真实。

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

告别关谷,准备迎接真正的。

王传君。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编辑助理:卡卡西式角色扮演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dajikesitan.com/hjsddy/10822.html